2017年05月


白雪製菓の案件は結局納品出来なかった。新聞を見てからのアクションだったので、オフィースは既に閉鎖されていた。債権者も多数詰め寄せており、担当者に会える訳もなかった。顧問弁護士を通じて管財人と交渉はしている。でも、納品前だったこともあり、芳しくなく、回収の見通しは不可能に近かった。
 それより、事態を知った銀行が融資を打ち切ってきた。美奈子の会社は寝耳に水で一番こたえた。銀行の融資で社員の給料を回し、自転車操業をしていたからだ。銀行は連鎖倒産を予想し、早めに手を打ってきたのだろう。
 給料日の朝礼で、オヤジは皆に給料の遅配を告げた。いつもの威勢はオヤジにはなく、ただ頭を下げるばかりだった。普段の鬱憤を晴らすように、殆どの者はオヤジに罵声を浴びせていた。暴動でも起きるような雰囲気だった。 でも、川村が皆を抑えつけ、騒動には至らなかった。
 けれども、大部分の人間は一週間のうちに辞表をオヤジに叩きつけ、会社を去っていった。残ったのは、川村と美奈子、渚に沙織だけだった。
 五人だけのオフィースは静過ぎて寂しさを倍増させた。仕事に集中出来て良いかもしれない。でも、する仕事は少なく、美奈子は窓の外を見つめることが多かった。青いキャンパスには倒産という二文字ばかりが浮かび、溜息をつく日々が続いた。
 オヤジは壊れたロボットのようで、腕を組みながら一日中天井をぼうっと見つめていた。やる気は感じられず、戦力外だった。
 美奈子の隣で、渚は転職雑誌と睨めっこをしていた。既に、会社に見切りをつけているようで、こちらも自由契約選手に近かった。
 川村は大阪の案件を黙々とこなしていた。次月に納品予定で、五人の給料は何とかなりそうだった。その後の仕事の予定はなかったが、次月を食い繋がなければ会社の未来はなかった。手の早い沙織をアシスタントに使い、川村は猛然と追い込みをかけていた。沙織も川村の隣の席に移り、楽しそうに手を動かしていた。
 美奈子は辞めた者から引き継いだ残作業をこなしている。細かい案件ばかりでお金になる仕事は少なく、一日を過ごすのも手持ち無沙汰だった。
「ねえねえ、美奈子。 これなんかどうかな?」
 広げた転職雑誌を見せながら、渚が美奈子の肩に寄ってきた。
 転職雑誌には、『貴方のアートセンスで日ノ本一い。株式会社サンライトアーツ』と、書かれていた。
 首を傾げながら転職雑誌を眺め、美奈子は考え込んだ。
「そうね、あまり良いキャッチとは思えないね」
「違うわよ。キャッチコピーの話じゃないの。受けてみようかなと、ちょっと思ってさ・・・・・・」
 軽く首を横に振りながら、ていた。
 美奈子は少し音を外した声を出した。
「えっ、渚が受けるの。アートセンスあったけ?」
「失礼なヤツ! あたしだって、少しくらいなら大丈夫よ。美奈子のセンスには負けるけどさ」
 顔を起こした渚はむっとした表情で美奈子を見た。
 美奈子はやや身を引きながら渚の顔を覗いた。
「でも、日本一の会社にしろって。少しくらいのセンスじゃ無理でしょう」
「日本一たって色々あるでしょう。お笑い系日本一なら自信があるけれどさ」
 大きな胸を張り出しながら、渚はにやりと頬を光らせた。
 美奈子は全身を揺らし、大きく噴出した。
「だから、このキャッチはイマイチなのよ。渚みたいに勘違いした人も受けに来るでしょう。多分、日ノ本一の高収益会社が正解だと思うな」
「あたしだって、そんなことくらい分かるわよ柏傲灣呎價。 ちょっと冗談を言ってみただけ、そう真面目に考えないでくれる」
 トラフグのように頬を膨らませた渚は、美奈子の顔を睨んだ。
 美奈子は溶鉱炉のように顔を燃やした。ぷいっと横にそっぽを向き、大きな声で怒鳴った。
「渚が相談してきたから、真剣に考えたんでしょう!」
「むきにならないの。そんなんじゃ、どこの会社も雇ってくれないよ」
 渚は少し冷めた表情で美奈子の顔を覗き込んだ。
 美奈子は渚を見つめながら胸をつんと出した。
「私は辞めない。ここで頑張るの。絶対に再建してみせる!」
「それこそ、どう考えても無理でしょう。大将はあの通りやる気ゼロ。兵隊もいなくなった。これで何をやれって言うの。死に体という言葉が日本一ふさわしい会社だと思わない」
 諭すような笑いを浮かべた渚は、上から美奈子の瞳を覗いた。
 美奈子は両腕で小さな胸を抱えながら天井を見上げた。

  誌願者給湯瑞珍(右)送去慰問品。

  王偉娥(中)和兒女。

  常言道:“一尺三寸嬰,十又八載功”。母親用一生精心陪著兒女的成長,從不嫌累、不嫌髒,把所有的愛都獻給了子女。而今,一些80後、90後也成為媽媽,漸漸體會到了為人母的不易,細細想來,老一輩Neo skin lab 電話們曾經在艱苦的條件下生養則更是不易。今天是母親節,記者走訪了我市兩位老母親,看看她們是怎麼過節的?在她們的背後,又有哪些母愛故事?

  人物:湯瑞珍 年齡:66歲

  照顧患病女兒39年今年誌願者陪過節

  母親節到了,大概很多母親都不會特別去關注這樣一個節日。她們永遠幸福著兒女的幸福,痛苦著兒女的痛苦。家住橋東鹽倉街的湯瑞珍就用半生時間感受著女兒的痛楚。她原是我市一企業的管理人員,原本也有著一個幸福的家庭。女兒7歲那年,家中的一場火燒遍了女兒的身體,雖然撿回了性命,但自此卻患上了精神障礙和身體殘疾。丈夫為了掙錢幾乎沒空打理家裡的事,9年前,丈夫因病去世。湯瑞珍陪著女兒與病魔抗爭已39年了。

  女兒7歲被燒傷,她多年如一日陪女兒與病魔抗爭

  湯瑞珍的生活變故始於39年前的一場火。當時7歲的女兒在家裡使用爐灶不當,引發了一場火災,火苗點燃了女兒的衣服和頭髮以致燒傷了皮膚,也損傷了部分神經。至今,女兒的臉上還有燒傷的痕跡。當年,大麵積的燒傷讓女兒疼痛不止,從早到晚都哭喊著一個“疼”字。湯瑞珍心裡抽抽地疼,卻沒辦法,她恨不得燒傷的是她自己。

  女兒被確診為精神障礙殘疾後,湯瑞珍一邊上班,一邊手把手教女兒自理生活,還四處求醫。丈夫心裡對她有了責備,經常早出晚歸做工,家裡的很多事Neo skin lab 電話情都落在她一個人身上。9年前,丈夫因病去世。這麼多年來,她幾乎獨自一人陪著女兒與病魔抗爭。生活雖苦,但在湯瑞珍的描述中,悲觀的情緒並沒有維持很長時間。她說:“這麼多年都過來了,還怕走不下去嗎?”她變賣了不少家當補給家用,靠著微薄的退休金和一些社會救助生活。“女兒患的是精神疾病,她不亂跑不添亂,生活不出岔子就不錯了。”

  給女兒買各種營養品從不吝嗇,自己卻省吃儉用

  39年來,作為母親的湯瑞珍沒有過過一次母親節,她自己也沒有這個節日概念。不過,今年66歲的湯瑞珍迎來了一個特別的母親節。市紅棉公益誌願服務隊的誌願者給她送去了食用油、大米、日用品……從誌願者手裡接到禮物的湯瑞珍很高興,她說:“這些禮物都很實用,來得剛剛好。”

  記者看到,湯瑞珍的午餐很簡單:一碟酸豆角、一份腸粉。“平時,一碗稀飯搭配著鹹菜就是一餐。”湯瑞珍每個月有2000多元退休金,還有一些社會救助金,一部分用來支付女兒的醫藥費,一部分則遵照醫囑給女兒買補充身體營養的食品。維生素片、燉湯藥材、水果……湯瑞珍對女兒從來不吝嗇,而自己卻省吃儉用。

  每天夜裡,女兒常因為精神亢奮而不願睡覺,湯瑞珍就陪著女兒給她講故事、說話。這麼多年來,湯瑞珍每天的睡眠時間平均不超過3小時。“睡上兩個小時都是奢侈。”談及母親節有什麼願望時,湯瑞珍半開玩笑對記者說:“能讓我好好睡一覺就心滿意足了。”

  平時,都是女兒和她說話多,她自己卻沒有一個合適的傾訴物件。這個節日,誌願者的上門與之促膝談心讓她備感欣慰。“你們要常來坐坐呀。”誌願者要離去時,湯瑞珍依依不捨地說。

  自己住院期間還溜回家給女兒上藥做飯

  如今,女兒已46歲了,39年來,湯瑞珍全心全意地照顧著女兒的一切,給女兒喂藥、在傷疤處敷藥,四處打聽怎樣治療女兒的病。這兩年,湯瑞珍心臟不舒服,並做了支架手術。手術期間,自己病倒無人照顧女兒,成了湯瑞珍最揪心的事。“她的皮膚因為燒傷的緣故需要敷藥,但她有精神障礙沒辦法完全自理生活。”湯瑞珍說。無奈之下,她委託鄰裡照看女兒,而自己一個人在醫院做完了手術。在住院期間,隻要每天稍微感覺精神好一些,就溜回家買菜、煮飯,給女兒上藥,做完這些她才放心回到醫院。

  在湯瑞珍家裡,64平方米的房子裡還養著兩隻貓和一隻小狗,對湯瑞珍來說,它們Neo skin lab 電話都是家人。除了悉心照顧女兒,本就省吃儉用的湯瑞珍還從自己僅有的生活費裡節省出來買貓糧、狗糧。她說:“今生遇到我的女兒還有這3隻小動物其實很不容易。有這幾隻動物相伴我很開心,所以我也要用最好的方式來對待它們。”

  人物:王偉娥 年齡:54歲

  “接生媽媽”見證村裡80後90後出生

  在上世紀80年代,作為當時惠環共聯生產大隊(現龍豐街道共聯村)唯一的接生員,王偉娥接生了村裡許多80後、90後。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也是村裡不少年輕人的“接生媽媽”。這個母親節,她怎麼過呢?

  當時是村裡唯一接生員,即使摔傷也忍痛接生

  王偉娥記得很清楚,1984年她是村裡唯一一個被挑選到市婦幼保健院參加接生培訓的人。在此之前,共聯村還有幾個接生員,沒多久,這些接生員相繼離開,村裡隻剩下王偉娥一個專業的接生員。在往後的15年裡,王偉娥一直是接生孩子這件大事的重要“經手人”。當時,村裡幾乎每個新生命的降臨都要經過她的一雙手。

  作為村裡唯一接生員,王偉娥很忙碌。碰到淩晨分娩的,她立馬從床上爬起來,踩自行車到離村委五六公裏的地方去接生。“那時候交通可沒現在方便,路窄很不好走,遇上了下雨就更麻煩了。”曾有一次,王偉娥就在趕去接生的路上,因為地滑從一個斜坡上摔下了車,即便如此,她也忍著疼痛堅持把接生工作做完。

  “無論是接生,還是安撫產婦,都得有一套專業方法。”王偉娥說當年很多產婦隻要見到她來,本來很緊張的立刻就安心不少。在那個年代,村裡家家戶戶還沒有電話,一旦遇到突發情況,王偉娥都要騎著自行車趕回村委打電話叫車。村裡有習俗,每次有人生孩子,如果叫車送到保健院,為了圖個吉利,都會給司機封個紅包。當時村裡有幾戶貧困戶,王偉娥把產婦送上車後,她就自掏腰包封利市,幫助貧困戶。

  心裡裝著大愛,幫忙照看孤兒

  王偉娥是河源人,上世紀80年代初嫁到了共聯村。她回憶道,那時候家庭條件不好,為了維持生計,耕田、種菜、當接生員,樣樣都幹。哪怕是十月懷胎,行動不便,她也沒停歇過。當了一年接生員後,她的第二個孩子出世。即將臨盆時,她為自己把注射器、止血鉗、剪刀等器具消毒好,在他人的協助下生下了女兒。由於當時懂接生技術,生女兒時,連接嬰兒和母體的臍帶還是她親自動手剪開的。

  往後的歲月裡,王偉娥不是在田頭耕地、挑水種菜,就是給村裡產婦接生。有時候,還會碰到長時間分娩的產婦。“為了時刻觀察產婦,兩三天的時間裡都得待在產婦身邊,自己家回不去,好在兒女都大一些會照顧自己了。”這麼多年來,王偉娥對自己的兒女有些歉疚,也非常感謝孩子們對她工作的理解。

  時間邁入了2000年,醫療條件日漸發達,村裡人都到保健院和醫院生孩子,她也從接生員轉為了保健員,平時隻是在村裡進行產婦隨訪的工作。接生完最後一批90後孩子,王偉娥開始正式接觸起了村裡的基層工作,民政、計生、婦聯、老齡、工會等她都幹過,工作還是一如既往地繁忙。

  王偉娥的同事楊女士告訴記者:“基層工作很繁瑣,大事小事娥姐都包攬。有時候鄰居兩夫妻吵架,娥姐都會上門當調解員。”對此,王偉娥很低調,說:“好事不怕多做。”村裡有一個孩子,兩歲便沒有了父母,隻和年邁的外婆住在一起。王偉娥對這個孩子很上心,經常讓孩子到家裡吃飯,還騰出了自家房間讓孩子住,在這期間,她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告知做人道理,也鼓勵孩子積極陽光。如今,這個孩子已經24歲,也找到了工作,平時兩人還常電話來往,王偉娥心裡很是欣慰。

  每逢節日都收到兒女禮物,女兒生日給母親寫了封感恩信

  今年母親節,王偉娥又收到了兒女的邀請。“兒子、女兒要邀請我去喝個早茶。”王偉娥說話間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每逢節日,兒女都會給王偉娥送上一份節日禮物,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母親節,她下班回到家,意外地發現桌上擺放著一束她喜歡的鮮花。

  上個月,是王偉娥女兒小邱的生日。對小邱來說,這天是媽媽的受難日。為此,小邱特意手寫了一封感恩信給母親。“感恩,十月懷胎給予我生命,感恩,用辛勤的汗水哺育了我成長。歲月偷偷地在你的臉上留下了痕跡,歲月無情,但我對你的愛卻是深深地印在我的骨髓裡,借著特殊的日子,讓我對你說一聲:媽媽,我愛你!”王偉娥把這封信拍照存在手機的我的最愛裡,沒事就拿出來讀一讀,念一念。字裡行間,讀著、念著,王偉娥流出了眼淚。

  王偉娥是個活躍的人,平時她經常組織村裡的姐妹們一起跳舞,一起排練節目參加社區表演。每次表演,老伴、兒女帶著孫子、外孫女前來觀看,當她的啦啦隊是她最開心的事兒。她心裡的願望很簡單,就是希望兒女家庭幸福,也希望自己和老伴能身體健康。她說:“我們兩老健健康康的,就是不為兒女們添麻煩,讓他們少操心,專注好自己家庭我就放心了。”

  他們對母親說:

  從出生開始,餵奶、換尿布、生病時不眠不休照料、教我們生活基本能力、供讀書……媽媽的關心和行動永遠都不停歇。媽媽好像永不疲倦,就算現在我長大了,媽媽在家裡也歇不下來,除了忙碌家務,心裡還總是為我在牽掛。其實,媽媽已經漸漸老去,忙了這麼多年,她是最辛苦的人。——— 27歲王小姐

  之前因為和媽媽針對一些新舊觀念的問題起了小爭執,後來我頂撞了一句:“媽,你老了。”媽媽回了我一句:“你都長不大我怎麼敢老去。”她講這句話時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後來想想和父母之間哪有什麼對和錯,媽媽用她的方式活了快60年了,而我用我的方式活了才20多年,為什麼不去體諒父母們的不易呢。從那之後,我沒敢和媽媽再吵過一架。 ——— 陳先生

  媽媽非常不容易。因為家庭情況特殊,父親身患疾病,媽媽除了照顧父親,還掙錢養家,裡裡外外的家務事全由她一人操持。如今我畢業了,想告訴媽媽,這個家還有我,我也可以成為家庭的頂樑柱。 ——— 23歲小王

  沒有當過父母永遠不知道父母的不容易和辛苦。10個月前,我的孩子來到了人間,我開始變成熟了。月子裡,我得了乳腺炎,發燒40℃不退,一次又一次。父親說,媽媽當年生我,很多時候也是這麼熬過來的。聽了這話,小時候所有的不懂事都湧上心頭,這種體會讓我很內疚。現在當我看到孩子第一次學會抬頭,第一次會翻身、爬行、會發媽媽這個音,我才真正感悟到做母親的那份心情,母親的偉大大概就在於此吧。——— 25歲萌萌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society/2017-5-14/news_content_161695.shtml

 

  華為內部“達芬奇計劃”首次曝光:該計劃旨在將AI帶入華為所有的產品和服務中,最首要的一步,就是開發用於數據中心的AI芯片,挑戰英偉達!

  華為秘密的“D計劃”,試圖擺脫對英偉達的依賴。

  據TheInformation爆料,華為內部已經製定了代號“達芬奇”(projectDaVinci)的項目,也被一些華為高管稱為“D計劃”。

  “D計劃”的內容包括為數據中心開發新的華為AI芯片,能夠支持雲中的語音和圖像識別等應用,這是華為涉足競爭激烈的人工智能市場的第一關。

  知情人士表示,華為執行領導“達芬奇”項目的是華為副董事長徐直軍,華為旗下IC設計公司海思董事長。

  目前,華為公司高層已經公開表達了他們對人工智能的興趣,華為智能手機等產品中也添加了AI功能。如果說“D計劃”是華為全面擁抱AI的第一關,那麽華為已經在移動端上進行了小型實驗。達芬奇計劃:將AI添加到一切產品和服務中

  TheInformation報道,每個月,華為公司高管都會與同事們一起討論,如何將人工智能引入公司一切產品和服務中,包括電信基站和雲數據中心、智能手機和監控攝像頭等設備。

  通過“達芬奇項目”得到改造的華為業務之一是該公司的“安全城市”業務。華為通過“安全城市”業務幫助地方政府收集和分析監控攝像機的數據。華為曾表示,它在歐洲、拉美、非洲和亞洲的90多個國家提供了部分這類解決方案。

  華為已經生產了連接的監控攝像機,可以捕獲圖像並將其發送到遠程數據中心。未來,這些數據中心的服務器將由華為的人工智能芯片驅動,可以分析大量信息,並做出智能的決策。

  例如,這個由AI驅動的監控係統可以自動識別交通事故、盜竊事件和街頭鬥毆,並向警方發出警報。據一名在“平安城市”業務部門工作的員工爆料,除了提供設備和雲計算平臺外,華為還可能為攝像機開發自己的計算機視覺算法。

  華為表示,正計劃將更多的AI能力引入全球電信網絡,華為的運營商客戶正在升級基礎設施,為即將推出的更快的5G網絡做準備。華為正在開發新的設備和軟件,利用電信基站創建更智能、支持AI的網絡,這些基站可以自行檢測和修復問題,同時通過預測無線數據流量的波動,自動調整其運營。

  此外,華為的雲計算業務規模雖小,但發展迅速。

  華為雲業務為企業客戶提供服務器和其他數據中心設備,也可以從華為新的AI技術(包括芯片)中獲益。這給英偉達帶來了挑戰。就在兩年前,華為高管之一郭平表示,公司每年至少拿出10億美元的研發預算,用於與數據中心相關的投入近熊

  知情人士表示,華為執行領導項目達芬奇是徐直軍,他也負責監督華為公司的業務戰略和研發。在華為總部設在深圳的月度會議上,負責研發的高管們通常會討論他們與AI相關的具體工作,並報告各自的進展情況。華為公司高層已經公開表達了他們對人工智能的興趣,華為智能手機等產品中也添加了AI功能。

  華為副董事長,華為旗下IC設計公司海思董事長徐直軍

  “使用人工智能使我們的產品和解決方案更具競爭力是我的重中之重,”徐直軍在4月份深圳舉行的公司行業分析師會議上說。

  華為發言人拒絕對“達芬奇”發表評論。

  研發數據中心AI芯片,挑戰英偉達

  目前,達芬奇計劃還從未被公開披露,鑒於華為在全球無線運營商中具有的廣泛影響力和產品及服務,“達芬奇”項目的影響潛力將是巨大的。

  它首先可能對英偉達構成挑戰。

  開發AI芯片是“達芬奇”項目的關鍵組成部分。華為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華為半導體部門海思(HiSilicon)的工程師負責設計華為自己的AI芯片,用於數據中心的服務器。華為經理表示,雖然華為目前使用英偉達的芯片來為其服務器增加AI功能,但華為希望逐步減少對美國公司的依賴。

  這位經理表示,當華為為客戶建立網絡和數據中心時,“如果我們也能提供人工智能,那將是一個差異化因素。”

  不過,創建英偉達的替代品將是一場艱苦的戰鬥。這家美國公司在加速深度學習算法芯片的市場上享有幾乎壟斷的地位。許多公司都嚴重依賴英偉達將AI帶入自己的產品中。

  在芯片產業,行業實力前20%的企業拿走了80%的利潤。

  包括華為在內,很多中國公司搶占市場的方式是提供低價產品,占據低端市場,積累資本,然後再逐漸往上爬升。但是,這樣的方法在芯片行業行不通,因為大家都會購買技術最好的產品。而過去幾十年來,在摩爾定律的推動下,技術最好的產品更新換代的速度也是飛快的。

  如果製作出一款技術或者性能沒有那麽好的芯片,就占據不了市場,自然也無法疊代。

  “英偉達占據主導地位,不僅因為它的芯片,還因為它們在軟件框架和工具領域占據主導地位。”依圖科技的人工智能研究員吳雙說:“現在英偉達的市場地位相當不錯。”依圖是一家總部位於上海的圖像識別創業公司,已經籌集了超過2億美元的資金。

  不過,華為擁有龐大的研發資源,在開拓新業務方面也保持著良好的記錄。這家公司已經超越了許多全球電信設備和智能手機的競爭對手,最初是提供更便宜的替代品,後來加強技術在價值鏈上攀升。

  在華為的18萬名員工中,有超過8萬人參與研發。華為在中國,美國,加拿大,德國,瑞典,俄羅斯和印度都設有研究中心。去年,華為在研發上花費了130多億美元。

  歐盟最新發布的《2017歐盟產業研發投入排行榜》,華為研發投入排在全球第六光榮的業績與略顯尷尬的美國境遇

  盡管取代英偉達的可能性不大,但華為以前也曾對其他大型美國技術供應商構成挑戰。華為曾在幾乎所有的華為手機中使用高通的芯片。然而,在過去的七年中,它通過開發自己的移動芯片,同時積累了越來越多與無線技術相關的重要專利,將自己變成了高通的一個強勁的競爭對手。華為去年發布的旗艦智能手機,就搭載了自己的芯片組,其中具備AI能力。

  為數據中心開發新的AI芯片是一項艱苦的戰役,跟英偉達一樣,除了單純造芯之外,更重要的是構建龐大的軟硬件和開發者生態係統,目前華為在消費者端已經開始走出第一步去“練兵”。

  這支先頭部隊就是HiAI。

  HiAI包括“芯-端-雲”三層,芯片層包括NpU的加速、豐富的算子和芯片級的安全保護;端層包括端側的全場景用戶感知和交互體驗,賦予App更強大的人工智能的能力。雲層則是通過華為移動服務(HMS)、AppGallery等滿足消費者個性化的使用。

  這是華為以NpU為基礎,在移動端構建生態圈的一次嘗試,現在這個生態圈上已經聚集了45萬開發者,可以看做是微型的“達芬奇項目”。

  與光榮業績並存的是華為在美國市場的境遇。

  在美國,華為推廣人工智能技術的雄心可能面臨著最大的阻力。2012年,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發布了一份報告,指責華為和中興可能對美國構成國家安全威脅。其結果導致華為的電信部門實際上被禁止進入美國。

  華為的手機業務在今年早些時候也遇到了類似的障礙。華為與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達成協議在美國銷售華為智能手機,但由於立法者的反對,該協議在最後時刻破裂。數據中心之爭仍在初期,最終鹿死誰手?

  今年,“中興事件”給國內企業敲響了警鐘,華為的造芯計劃在這個時間節點顯得愈發必要,也成為整個中國產業發展的關鍵。

  市場觀察家TheLinleyGroup的首席分析師LinleyGwennap在Linley處理器大會發表專題演講之前接受《EETimes》的訪問時表示,目前芯片產業競爭態勢顯示機器學習芯片的許多舉動正開始轉向低功耗的客戶端,然而,在高性能的數據中心芯片之間,競爭仍處於初期階段。

  Gwennap說:“Arm已經主宰了CpU的Ip領域,也接管了GpU,但AI引擎為核心芯片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市場,讓其他公司也能取得一個好的開始。”

  Gwennap表示,目前根據其統計數據顯示,有多達40家公司都在設計客製的AI芯片,其中許多都鎖定了數據中心應用。但在這個領域,英偉達的VoltaGpU目前地位穩固,並成為亞馬遜等巨頭所選擇的訓練引擎。

  現在,穀歌自己研發了TpU,已經到了第三代,還有微軟也在開發基於FpGA的Brainwave。百度在剛剛結束的AICreat大會上公布了自研芯片昆侖,但也沒有更詳細的數據。

  英特爾旗下的Nervana最近明確表示,要到2019年才會投產芯片。深度學習新創公司Graphcore聲稱將在今年稍晚發布新芯片,而比特幣ASIC製造商比特大陸則在去年底宣布研發用於數據中心的AI芯片的計劃。

  最終,能在這場仍算是新戰場中獲勝的芯片將是集性能、功耗和芯片尺寸等優勢於一的最佳組合。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