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白的牆壁上染上了鮮紅的血液,可早已忘卻了疼痛的我還是不能從你給我的傷痛中醒來。我感覺自己越來越麻木,失控的情緒像決堤的洪水般湧出,營養師減肥似乎要撐破自己的身體。你乜斜一眼,用複雜的目光看著我,似乎是在等待我的退讓和挽留。我的心瞬間恢復生機,如久旱逢甘雨般喜悅。但遺憾的是,我未能理解你的真意。於是,小屋裏的空氣變得愈發凝重。你被這樣尷尬的氛圍壓得喘不過氣來,幾欲打破這種氛圍,都被我的不主動嚇了回去。

為什麼?到底是為了什麼?我要這麼的執著。明知道不可能,可還是禁不住於自己的世界裏偷偷的窺視著你的美。你的美有時憔悴,有時慘白,這讓孤單的我恐慌不已。假如你不再美麗,那我的思念還算什麼?知道嗎?你的美是我的信仰,是我放不下的理想。

滾滾紅塵,青蔥歲月淡去年華,那往日的激情褪色,而今,你在哪里,我真的想你。只想再看看你,看看你的笑臉,看看你的青發,看看我眼中的你。

多少次,我告訴自己,放下就好,可每當夜深人靜之時,寂寞的黑四處彌漫,擋住了我思念的雙眼。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就在我這雙憂鬱的雙眼中,你曾美麗的揚起你的秀發,迷亂了我蠢蠢欲動的青春。如今,我的青春不再,只剩下我記憶裏的韶華歲月,它們是我通向你的路,每一步都是那麼的行辛苦,那麼的疲憊。我已經累了,想棲息在沒有你的夜裏,獨自品味孤獨。

我是孤獨的,從懵懂少年走到憂鬱青年,再到如今青發蒼老的小老頭。是的,我的心已經老去,那些無奈的歲月也不例外。放下之後,搬運公司心中多了一份安然,也不再去計較得失,而是在平淡中咀嚼苦澀,以求麻痹自己。這就是社會,不是我嚮往的兩個人的江湖。既然不能相濡以沫,就讓我們相忘於這個陌生的江湖吧!

倘若真有來生,我乞求做一株會行走的草,沿著你的流浪的腳印,陪你一起走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那時,我要順著你眼淚的軌跡,撫平你的心傷,成為你生命中的藍顏知己。只有這樣,我才能在你最幸福的時候,用柔情蜜語告訴你——我的眼中有一個你,一個無法放下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