誌願者給湯瑞珍(右)送去慰問品。

  王偉娥(中)和兒女。

  常言道:“一尺三寸嬰,十又八載功”。母親用一生精心陪著兒女的成長,從不嫌累、不嫌髒,把所有的愛都獻給了子女。而今,一些80後、90後也成為媽媽,漸漸體會到了為人母的不易,細細想來,老一輩Neo skin lab 電話們曾經在艱苦的條件下生養則更是不易。今天是母親節,記者走訪了我市兩位老母親,看看她們是怎麼過節的?在她們的背後,又有哪些母愛故事?

  人物:湯瑞珍 年齡:66歲

  照顧患病女兒39年今年誌願者陪過節

  母親節到了,大概很多母親都不會特別去關注這樣一個節日。她們永遠幸福著兒女的幸福,痛苦著兒女的痛苦。家住橋東鹽倉街的湯瑞珍就用半生時間感受著女兒的痛楚。她原是我市一企業的管理人員,原本也有著一個幸福的家庭。女兒7歲那年,家中的一場火燒遍了女兒的身體,雖然撿回了性命,但自此卻患上了精神障礙和身體殘疾。丈夫為了掙錢幾乎沒空打理家裡的事,9年前,丈夫因病去世。湯瑞珍陪著女兒與病魔抗爭已39年了。

  女兒7歲被燒傷,她多年如一日陪女兒與病魔抗爭

  湯瑞珍的生活變故始於39年前的一場火。當時7歲的女兒在家裡使用爐灶不當,引發了一場火災,火苗點燃了女兒的衣服和頭髮以致燒傷了皮膚,也損傷了部分神經。至今,女兒的臉上還有燒傷的痕跡。當年,大麵積的燒傷讓女兒疼痛不止,從早到晚都哭喊著一個“疼”字。湯瑞珍心裡抽抽地疼,卻沒辦法,她恨不得燒傷的是她自己。

  女兒被確診為精神障礙殘疾後,湯瑞珍一邊上班,一邊手把手教女兒自理生活,還四處求醫。丈夫心裡對她有了責備,經常早出晚歸做工,家裡的很多事Neo skin lab 電話情都落在她一個人身上。9年前,丈夫因病去世。這麼多年來,她幾乎獨自一人陪著女兒與病魔抗爭。生活雖苦,但在湯瑞珍的描述中,悲觀的情緒並沒有維持很長時間。她說:“這麼多年都過來了,還怕走不下去嗎?”她變賣了不少家當補給家用,靠著微薄的退休金和一些社會救助生活。“女兒患的是精神疾病,她不亂跑不添亂,生活不出岔子就不錯了。”

  給女兒買各種營養品從不吝嗇,自己卻省吃儉用

  39年來,作為母親的湯瑞珍沒有過過一次母親節,她自己也沒有這個節日概念。不過,今年66歲的湯瑞珍迎來了一個特別的母親節。市紅棉公益誌願服務隊的誌願者給她送去了食用油、大米、日用品……從誌願者手裡接到禮物的湯瑞珍很高興,她說:“這些禮物都很實用,來得剛剛好。”

  記者看到,湯瑞珍的午餐很簡單:一碟酸豆角、一份腸粉。“平時,一碗稀飯搭配著鹹菜就是一餐。”湯瑞珍每個月有2000多元退休金,還有一些社會救助金,一部分用來支付女兒的醫藥費,一部分則遵照醫囑給女兒買補充身體營養的食品。維生素片、燉湯藥材、水果……湯瑞珍對女兒從來不吝嗇,而自己卻省吃儉用。

  每天夜裡,女兒常因為精神亢奮而不願睡覺,湯瑞珍就陪著女兒給她講故事、說話。這麼多年來,湯瑞珍每天的睡眠時間平均不超過3小時。“睡上兩個小時都是奢侈。”談及母親節有什麼願望時,湯瑞珍半開玩笑對記者說:“能讓我好好睡一覺就心滿意足了。”

  平時,都是女兒和她說話多,她自己卻沒有一個合適的傾訴物件。這個節日,誌願者的上門與之促膝談心讓她備感欣慰。“你們要常來坐坐呀。”誌願者要離去時,湯瑞珍依依不捨地說。

  自己住院期間還溜回家給女兒上藥做飯

  如今,女兒已46歲了,39年來,湯瑞珍全心全意地照顧著女兒的一切,給女兒喂藥、在傷疤處敷藥,四處打聽怎樣治療女兒的病。這兩年,湯瑞珍心臟不舒服,並做了支架手術。手術期間,自己病倒無人照顧女兒,成了湯瑞珍最揪心的事。“她的皮膚因為燒傷的緣故需要敷藥,但她有精神障礙沒辦法完全自理生活。”湯瑞珍說。無奈之下,她委託鄰裡照看女兒,而自己一個人在醫院做完了手術。在住院期間,隻要每天稍微感覺精神好一些,就溜回家買菜、煮飯,給女兒上藥,做完這些她才放心回到醫院。

  在湯瑞珍家裡,64平方米的房子裡還養著兩隻貓和一隻小狗,對湯瑞珍來說,它們Neo skin lab 電話都是家人。除了悉心照顧女兒,本就省吃儉用的湯瑞珍還從自己僅有的生活費裡節省出來買貓糧、狗糧。她說:“今生遇到我的女兒還有這3隻小動物其實很不容易。有這幾隻動物相伴我很開心,所以我也要用最好的方式來對待它們。”

  人物:王偉娥 年齡:54歲

  “接生媽媽”見證村裡80後90後出生

  在上世紀80年代,作為當時惠環共聯生產大隊(現龍豐街道共聯村)唯一的接生員,王偉娥接生了村裡許多80後、90後。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也是村裡不少年輕人的“接生媽媽”。這個母親節,她怎麼過呢?

  當時是村裡唯一接生員,即使摔傷也忍痛接生

  王偉娥記得很清楚,1984年她是村裡唯一一個被挑選到市婦幼保健院參加接生培訓的人。在此之前,共聯村還有幾個接生員,沒多久,這些接生員相繼離開,村裡隻剩下王偉娥一個專業的接生員。在往後的15年裡,王偉娥一直是接生孩子這件大事的重要“經手人”。當時,村裡幾乎每個新生命的降臨都要經過她的一雙手。

  作為村裡唯一接生員,王偉娥很忙碌。碰到淩晨分娩的,她立馬從床上爬起來,踩自行車到離村委五六公裏的地方去接生。“那時候交通可沒現在方便,路窄很不好走,遇上了下雨就更麻煩了。”曾有一次,王偉娥就在趕去接生的路上,因為地滑從一個斜坡上摔下了車,即便如此,她也忍著疼痛堅持把接生工作做完。

  “無論是接生,還是安撫產婦,都得有一套專業方法。”王偉娥說當年很多產婦隻要見到她來,本來很緊張的立刻就安心不少。在那個年代,村裡家家戶戶還沒有電話,一旦遇到突發情況,王偉娥都要騎著自行車趕回村委打電話叫車。村裡有習俗,每次有人生孩子,如果叫車送到保健院,為了圖個吉利,都會給司機封個紅包。當時村裡有幾戶貧困戶,王偉娥把產婦送上車後,她就自掏腰包封利市,幫助貧困戶。

  心裡裝著大愛,幫忙照看孤兒

  王偉娥是河源人,上世紀80年代初嫁到了共聯村。她回憶道,那時候家庭條件不好,為了維持生計,耕田、種菜、當接生員,樣樣都幹。哪怕是十月懷胎,行動不便,她也沒停歇過。當了一年接生員後,她的第二個孩子出世。即將臨盆時,她為自己把注射器、止血鉗、剪刀等器具消毒好,在他人的協助下生下了女兒。由於當時懂接生技術,生女兒時,連接嬰兒和母體的臍帶還是她親自動手剪開的。

  往後的歲月裡,王偉娥不是在田頭耕地、挑水種菜,就是給村裡產婦接生。有時候,還會碰到長時間分娩的產婦。“為了時刻觀察產婦,兩三天的時間裡都得待在產婦身邊,自己家回不去,好在兒女都大一些會照顧自己了。”這麼多年來,王偉娥對自己的兒女有些歉疚,也非常感謝孩子們對她工作的理解。

  時間邁入了2000年,醫療條件日漸發達,村裡人都到保健院和醫院生孩子,她也從接生員轉為了保健員,平時隻是在村裡進行產婦隨訪的工作。接生完最後一批90後孩子,王偉娥開始正式接觸起了村裡的基層工作,民政、計生、婦聯、老齡、工會等她都幹過,工作還是一如既往地繁忙。

  王偉娥的同事楊女士告訴記者:“基層工作很繁瑣,大事小事娥姐都包攬。有時候鄰居兩夫妻吵架,娥姐都會上門當調解員。”對此,王偉娥很低調,說:“好事不怕多做。”村裡有一個孩子,兩歲便沒有了父母,隻和年邁的外婆住在一起。王偉娥對這個孩子很上心,經常讓孩子到家裡吃飯,還騰出了自家房間讓孩子住,在這期間,她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告知做人道理,也鼓勵孩子積極陽光。如今,這個孩子已經24歲,也找到了工作,平時兩人還常電話來往,王偉娥心裡很是欣慰。

  每逢節日都收到兒女禮物,女兒生日給母親寫了封感恩信

  今年母親節,王偉娥又收到了兒女的邀請。“兒子、女兒要邀請我去喝個早茶。”王偉娥說話間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每逢節日,兒女都會給王偉娥送上一份節日禮物,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母親節,她下班回到家,意外地發現桌上擺放著一束她喜歡的鮮花。

  上個月,是王偉娥女兒小邱的生日。對小邱來說,這天是媽媽的受難日。為此,小邱特意手寫了一封感恩信給母親。“感恩,十月懷胎給予我生命,感恩,用辛勤的汗水哺育了我成長。歲月偷偷地在你的臉上留下了痕跡,歲月無情,但我對你的愛卻是深深地印在我的骨髓裡,借著特殊的日子,讓我對你說一聲:媽媽,我愛你!”王偉娥把這封信拍照存在手機的我的最愛裡,沒事就拿出來讀一讀,念一念。字裡行間,讀著、念著,王偉娥流出了眼淚。

  王偉娥是個活躍的人,平時她經常組織村裡的姐妹們一起跳舞,一起排練節目參加社區表演。每次表演,老伴、兒女帶著孫子、外孫女前來觀看,當她的啦啦隊是她最開心的事兒。她心裡的願望很簡單,就是希望兒女家庭幸福,也希望自己和老伴能身體健康。她說:“我們兩老健健康康的,就是不為兒女們添麻煩,讓他們少操心,專注好自己家庭我就放心了。”

  他們對母親說:

  從出生開始,餵奶、換尿布、生病時不眠不休照料、教我們生活基本能力、供讀書……媽媽的關心和行動永遠都不停歇。媽媽好像永不疲倦,就算現在我長大了,媽媽在家裡也歇不下來,除了忙碌家務,心裡還總是為我在牽掛。其實,媽媽已經漸漸老去,忙了這麼多年,她是最辛苦的人。——— 27歲王小姐

  之前因為和媽媽針對一些新舊觀念的問題起了小爭執,後來我頂撞了一句:“媽,你老了。”媽媽回了我一句:“你都長不大我怎麼敢老去。”她講這句話時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後來想想和父母之間哪有什麼對和錯,媽媽用她的方式活了快60年了,而我用我的方式活了才20多年,為什麼不去體諒父母們的不易呢。從那之後,我沒敢和媽媽再吵過一架。 ——— 陳先生

  媽媽非常不容易。因為家庭情況特殊,父親身患疾病,媽媽除了照顧父親,還掙錢養家,裡裡外外的家務事全由她一人操持。如今我畢業了,想告訴媽媽,這個家還有我,我也可以成為家庭的頂樑柱。 ——— 23歲小王

  沒有當過父母永遠不知道父母的不容易和辛苦。10個月前,我的孩子來到了人間,我開始變成熟了。月子裡,我得了乳腺炎,發燒40℃不退,一次又一次。父親說,媽媽當年生我,很多時候也是這麼熬過來的。聽了這話,小時候所有的不懂事都湧上心頭,這種體會讓我很內疚。現在當我看到孩子第一次學會抬頭,第一次會翻身、爬行、會發媽媽這個音,我才真正感悟到做母親的那份心情,母親的偉大大概就在於此吧。——— 25歲萌萌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society/2017-5-14/news_content_161695.shtml